“三期”女员工严重违纪,能解除劳动合同吗?

劳动合同法》第42条规定: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的,用人单位不得依照《劳动合同法》第40条、41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即某些情况下,用人单位享有的合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如经济型裁员等),是不适用于“三期”女职工的。但如果“三期”女职员存在严重违纪行为,用人单位能解除劳动合同吗?


案例指引
2014年4月21日,原告徐华敏应聘进入被告红森林公司从事人事专员岗位,主要负责新进员工的招聘、社会保险费的交纳及部分员工劳动合同的签订等工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并办理了社会保险。劳动合同期限自2014年4月22日起至2017年6月30日止,其中试用期为3个月,即自2014年4月22日起至同年7月21日止,双方在劳动合同其他约定条款中又补充约定,徐华敏自觉遵守红森林公司合法制定并向职工公示或告知的各项规章制度,红森林公司制定的相关制度(员工守则、公司各项规章制度、管理规定等)及双方约定的各项协议均作为本合同附件,本合同附件与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该合同还约定了其他条款。

同年5月16日,徐华敏向红森林公司书面提交了休假申请单申请休婚假,请假时间自2014年5月19日起至同年5月31日止,人事主管潘君霞在休假申请单“部门负责人”栏中写明了“请领导给予批示,该员结婚证日期在入职之前,应不享受婚假”的意见,该休假申请单“行政人力资源部”栏、“分管副总”栏及“总经理”栏中均无签字审批,徐华敏自同年5月19日起一直未上班,潘君霞于当月22日电话通知徐华敏上班,遭到拒绝。当月28日,徐华敏以已怀孕为由到红森林公司口头表示无法上班,要求休息,在未征得红森林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徐华敏既不履行请假手续,也不到岗上班。

同年6月6日,红森林公司以徐华敏自6月3日起,既未到公司上班,也未履行任何请假手续,已连续旷工3天,严重违反公司的考勤制度为由,作出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送达给了徐华敏。

徐华敏不服,于同年6月10日向南京市江宁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申诉,仲裁委作出终结审理的决定后,徐华敏在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另外查明,红森林公司于2013年7月18日召开了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了单位新制定的《考勤管理制度》,其中考勤规定第4.2.7条规定:“连续旷工三日或者一年内累计旷工五日的,公司有权直接解除劳动关系,且没有任何经济补偿。旷工是指员工在未经公司批准的情况下未按规定工作时间上班,包括但不限以下几种情况:未办理请假手续或请假未被批准不按规定时间上班的…”;该《考勤管理制度》已告知了徐华敏。另红森林公司已于2014年6月9日将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通知了其所在地的南京江宁滨江经济开发区工会。

法院认为
被告红森林公司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考勤管理制度》,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且已向徐华敏公示,故该《考勤管理制度》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可作为处理本案的依据。

徐华敏自2014年6月3日起,无正当理由既未到红森林公司上班,也未履行请假手续,至当月6日止,旷工已超过3天,违反了《考勤管理制度》中“连续旷工三日或者一年内累计旷工五日的,公司有权可以直接解除劳动关系”的规定,已构成了严重违纪,红森林公司依据《考勤管理制度》的相关规定,于当月6日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决定,并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之规定通知了所在地工会,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红森林公司单方解除与徐华敏的劳动合同的决定并无不当。

尽管徐华敏已处怀孕期间,但其因严重违纪被解除劳动合同不受《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的约束,故徐华敏认为其已怀孕,红森林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行为违法的主张,理由不成立。徐华敏要求撤销红森林公司于2014年6月6日作出的解除劳动合同决定,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要求赔偿解除劳动合同后造成的工资损失及补缴2014年7月至2015年5月期间的社会保险的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被告红森林公司支付原告徐华敏2014年5月工资1734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徐华敏其他诉讼请求。
 
法条指引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 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 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会有权要求用人单位纠正。用人单位应当研究工会的意见,并将处理结果书面通知工会。


律师点评
本案中徐某虽然怀孕,但其无视单位规章制度,未履行请假手续及旷工行为等构成了严重违纪,用人单位仍可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因此,虽然“三期”女职员在孕期、产期、哺乳期内享受法律特殊保护,但这种保护并不是无限的:
(1)如“三期”女职工的行为属于《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的,用人单位仍然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2)企业只有制定完整的、合理合法的规章制度,才能够在解除劳动合同时有理有据。如上述用人单位没有经过民主程度制定合理合法的《考勤管理制度》,没有履行解除劳动合同应通知工会的义务,很有可能面临败诉的风险。
(3)企业应当对自身的规章制度及时自查,如有违反法律法规,或者是根据已经失效的法律法规所制定的,应当及时联系专业律师进行审查梳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