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专业化水平 聚力发挥综合效能——上海浦东法院金融审判“三合一”模式的探索

(来源:人民法院报)

今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4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决定》,上海金融法院即将挂牌。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在2008年即设立了专门的金融审判庭,2017年7月该院开始探索建立金融商事、刑事和行政案件“三合一”审判模式,即由金融审判庭统一审理金融商事、金融刑事和金融行政案件。实践表明,这项工作有足够的探索空间和发展余地。
  

一、金融审判“三合一”出台的背景
1.金融在经济社会中的地位,要求有与之匹配的司法保障新机制。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国家对金融地位的认识及对金融风险的重视都史无前例。相应的,金融监管理念、监管措施、监管环境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司法如何充分发挥自身职能,形成与金融工作地位和金融监管形势相匹配的保障新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金融审判“三合一”,试图从整合金融商事、刑事和行政审判资源着手,服务金融业健康发展。
  

2.金融产品与交易的日益复杂,要求有与之匹配的专业审判新能力。近年来,各类金融新产品、交易新模式不断涌现,金融审判面临着巨大挑战。在既有的分散审理模式下,相关业务庭法官在面对复杂的金融产品和金融交易时,很难准确地判断其交易实质,明确其法律责任。金融审判“三合一”着力培养具有金融专业知识和商事、刑事、行政综合审判能力的金融法官,实现金融审判领域的“穿透式”审查,防控金融风险。
  

3.金融案件的跨领域发展趋势,要求有与之匹配的综合处置新理念。随着金融刑事、商事和行政交叉案件越来越多,审判机关与金融监管部门以及公安、检察院等司法部门协同的要求越来越高。但局限于目前金融商事的审判范围,金融庭在横向联系上具有天然不足。同时在现有模式下,基于不同的审判理念,一些金融商事案件被轻易移送公安,对另一些金融刑事犯罪又拿不准,不能有效惩治。金融审判“三合一”试图加强不同部门法之间的协同,努力形成聚焦于金融的综合处置合力。
  

4.金融审判的自身改革发展,要求有与之匹配的金融审判新模式。2008年,上海浦东法院率先在全国成立金融审判庭,随后全国不少法院均设立了金融庭或金融合议庭,以及与之匹配的金融商事审判体系。然而,在司法改革和金融改革的双重背景下,既有的金融审判如何克服不足,建立更加符合金融审判规律的模式,值得深入思考。应当说,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的成功经验,为金融审判“三合一”的改革和探索提供了一定的参考。
  

二、金融审判“三合一”的基本理念
正确的审判理念,是金融审判“三合一”工作沿着正确方向前进的重要基础,也是克服目前金融刑事、商事和行政案件分散审理不足的重要保障。长期以来,刑事、商事和行政审判都有各自差异较大的审判理念,有的理念在某些方面不可避免地存在冲突,需要调和与统一。要从根本上解决目前金融案件分散审理的弊端,既要从形式上整合三类金融审判资源,更要确立整体的金融审判理念。所谓金融审判理念,就是综合运用刑事、商事和行政审判手段,以实现金融审判的整体目标为价值导向的基本理念。从当前看,就是以审判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为基本的金融审判理念。在这一理念的引领下,通过金融审判“三合一”,统领、协调金融商事、刑事和行政案件的处理,促进金融业健康发展,维护金融安全稳定。
  

金融审判理念下需要处理好以下四对关系:
第一,尊重交易规则与保护金融消费者。金融交易是典型的商事交易,商事交易主体通常被预设为具有理性判断力和一定风险承受力的“商人”。因此,金融审判中通常以“尊重交易规则”为重要原则,不轻易否定合同效力。但在金融审判理念下,特别是随着金融消费者概念的兴起,作为普通自然人,在购买、使用金融商品或接受金融服务时,与金融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存在较大的信息不对称和交易不平等,需要予以特别保护。
  

第二,惩治金融犯罪与保持刑事司法的“谦抑性”。惩治违法犯罪是刑法的基本任务,特别在当前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的整体要求下,金融刑事审判应当承担起惩治金融违法犯罪的重要责任。同时,刑事司法讲究“谦抑性”,即司法机关在刑事审判活动中应当保持足够的谨慎、自制和谦逊。具体表现为:严格遵循“罪刑法定”原则,对金融领域的违法行为准确定性、不枉不纵,不把正常的金融纠纷归入金融犯罪,同时为金融创新预留合理空间。
  

第三,支持依法行政与规制违法行政。当前,在防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金融“穿透式”监管力度不断加大,金融“超常规”处罚时常显现,但金融行政监管部门碍于调查、监管手段的局限性,常常对一些金融违法行为束手无策。对此,在金融审判理念的指导下,有必要加强对金融行政监管部门监管、处罚的支持力度,为创造良好的金融监管氛围奠定必要的法治基础。当然,对于金融行政行为中的违法行为也要依法纠正,避免矫枉过正。
  

第四,“先刑后商、以刑统商”与“综合效能、诉讼经济”。金融商事与金融刑事、行政交叉案件的处置,是金融审判“三合一”机制的核心内容。一方面,要坚持“先刑后商、以刑统商”的理念,即在刑事和商事诉讼共同指向同一个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时,通常应先处置金融刑事诉讼;商事案件的处理理念和结果要统一在刑事案件下,判决认定的事实保持一致性,在结果上互相促进。另一方面,要倡导“综合效能、诉讼经济”的理念,即金融审判“三合一”,不是三种程序的简单叠加,是在保持各自程序独立性的基础上,依托既有的刑民、行民制度,加大合并审理力度,努力体现协调处理、一并处置的综合效能。
  

三、浦东法院金融审判“三合一”的主要做法
1.集约受理,多庭审理并立到一庭独审。整合金融审判资源,由原先的各业务部门分散审理,转变为由金融庭统一负责审理金融商事、刑事和行政案件。考虑到部分刑事和行政案件的复杂性,过渡期内一些难度较高的集资诈骗案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等,可以由金融庭协同相关业务庭审理,发挥“统分结合”的优势。
  

2.交叉审判,打造复合型金融审判力量。为金融庭配备具有金融商事、刑事和行政审判经验的法官和书记员,发挥专门人才审理专门案件的效果。同时,由具有刑事、商事和行政不同背景的法官组成合议庭交叉审理金融案件,促进三种审判思维对案件的多角度思考。加强金融庭与刑庭、行政庭的业务交流与人员轮岗,努力打造一支兼具金融商事、行政和刑事复合司法能力的金融审判队伍。
  

3.合理衔接,发挥金融“三合一”审判的综合效能。注重金融商事案件与刑事移送、行政处理的合理衔接以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行政与商事争议一并审理程序的合理运用。通过制度化的程序性指引,合理衔接三类金融案件的处理,促进三种程序对金融秩序的共同维护,对金融规则的正确引导,积极建立金融审判立体保护网。
  

4.繁简分流,探索“五位一体”联动机制。通过金融案件的繁简分流与多元化解,积极探索金融诉调(暨充分借助金融仲裁、金融行业协会的解纷资源在诉前化解金融纠纷)、金融快审(暨实现多数金融简易案件的快速审理)、金融“三合一”审判(围绕影响金融市场规则形成的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精细化审理)、金融专项立案和金融专项执行“五位一体”的金融审判新模式。
  

5.信息化助力,提升金融审判质效。积极运用各种信息化手段于金融“三合一”审判中,发挥科技助力审判的集成效应。利用金融案件律师参与度高的优势,探索运用远程审判和调解软件,方便路途较远的当事人参加诉讼;积极利用庭审语音转化等智能化辅助系统,提高庭审记录的准确性和庭审效率;积极利用高科技法庭,通过庭审直播等形式增加审判的透明度,倒逼金融审判质效。
  

6.专家陪审,营造金融“三合一”审判品牌效应。积极借助外部智力支持,针对各类重大、疑难、复杂和新型金融案件,邀请金融行业专家和刑事、商事、行政等教授陪审,提升金融审判的专业化程度,积极培育金融精品案例,引领金融业规范经营。通过司法建议、审判白皮书、论坛等形式,努力营造金融审判“三合一”机制的品牌效应。



BACK